• 没有赤裸裸的性感时尚界会完蛋吗

  • 发布日期:2021-09-10 17:15   来源:未知   阅读:

  时尚界亲身证实了性是一种常年流行的东西——人们一看到性感的衣服,就忍不住要掏腰包。Brandy Melville(BM)风的火爆再次证明了性吸引力是有价值的,尤其是商业价值。

  过膝靴教父斯图尔特·韦茨曼(Stuart Weitzman)认为,“今天的性感关于自信,而我们随时随地都有表达性感的诉求”。人们一看到性感的衣服,就忍不住要掏腰包。/图·unsplash

  伦敦高级内衣品牌“大内密探”(Agent Provocateur)创意总监莎拉·肖顿则指出,性感风经久不衰,恰好反映了人们生活中的性匮乏。

  在肖顿看来,“性正在成为幻想,十年前人们回家会拥抱对方,但现在回家只会抱着手机。时尚表达了我们的幻想,也表达了我们的真实生活。”

  克里斯提·鲁布托(Christian Louboutin)的经典红底高跟鞋、女人肚子上的塑腹带、戛纳红毯上熠熠生辉的萧邦珠宝、铺天盖地的口红色号,还有数不清的彩妆博主……性魅力的生意如此炙手可热,以至于凯莉·詹娜凭借一支唇线笔就缔造了她的美妆帝国,成为最年轻的亿万富翁。

  换言之,只要人类的生存仍然依赖于性,把自己打扮得有吸引力就永不过时。手机和时尚单品成为现世人们不可或缺的要素,显然,现代人类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他们。/图·unsplash兜售性感

  谁都知道,潮流靠不住,今天它所追捧的,就是明天被无情抛弃的,反之亦然。可潮流究竟代表了什么?简单来说,它代表了今时今日“性感”的范式。

  就算性冷淡风风靡的那些年,禁欲系也是凭借“禁”让人想入非非,这是人类最古老的把戏——欲拒还迎;而廓形服装的流行也逃不过性魅力的魔咒——只不过是为了与其对抗。然而,市场上的胜出者显而易见,那些让我们看上去更富魅力尤其是性魅力的服装,总是更受欢迎。

  伦敦服饰品牌雅格狮丹(Aquascutum)CEO金·温瑟(Kim Winser)在《福布斯》杂志发表的文章《我们为什么用性卖衣服》中写道:“作为一个种族,我们在很大程度上被一种‘渴望成为有吸引力的人’的想法驱使。无论是为了吸引伴侣,还是为了消除我们在社会环境中的不安全感,我们都想吸引别人。”

  从统计数据上看,那些看起来“有吸引力”的人往往更受欢迎,他们在商界迅速崛起,在政界赢得民心。美国前总统里根就是很好的例证。

  “这就是为什么性能卖衣服。还有手袋、鞋子、太阳镜和香氛——成加仑的香氛。性被当成有价值的销售工具。”金·温瑟写道。

  在汤姆·福特(Tom Ford)执掌古驰(Gucci)的十年里,以及他为圣罗兰担任设计总监的四年中,他像布道者一般,教导美国女性成为两性关系中的主宰者。

  福特帝国成功的秘诀别无其他——兜售性感。只要人类的生存仍然依赖于性,把自己打扮得有吸引力就永不过时。/图unsplash

  如果不是当设计师,福特更适合当一名政治掮客。他擅长渲染、挑逗和迷惑他人,将享乐主义和丑闻式的广告宣传注入奄奄一息的古驰之中,让它从破产边缘起死回生。

  “我是我自己的缪斯。”福特恪守这句格言。他的服装和彩妆产品与他本人如出一辙,流淌着一股溜光水滑的精致和世故。尽管福特来自民风彪悍的得克萨斯,但他依旧把自己当作欧洲老贵族那样自怜自爱。

  现年50岁的福特看上去至少比实际年龄年轻10岁,他身材苗条紧致,留着一丝不苟的胡须,严格遵循每天洗3—5次澡的原则。他表示,自己的胸毛依然保持着良好的状态,穿polo衫的时候,他会故意敞开三四个纽扣,让那些毛发呼之欲出。此外,他每8个月去皮肤科报到,打点玻尿酸和肉毒杆菌。

  令人欣慰的是,福特没有沿袭贵族阶层循规蹈矩的生活方式,他很难被任何规矩驯服。相反,他凭一己之力驯服了整个时尚界,并改写了时代基调。

  2000年,福特让模特索菲·达尔(Sophie Dahl)在YSL的鸦片香水广告宣传活动中裸体出镜,使得鸦片香水一举成为有史以来被投诉最多的广告,当然,从传播效果上看,也是最成功的一则广告。

  评论家们对福特让广告中出现裸体女性的做法进行抨击,他在接受《卫报》采访时加以反驳。“我同样乐意把男人物化,”福特辩解道,“在我们的文化中,你不能像展示女性裸体那样展示男性裸体。人们身处于剥削女性而不是男性的文化中,并感到怡然自得。”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福特在圣罗兰2002年发布的M7香水广告中展示了一个正面的男模(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这样做的)。很快,这则广告从各大出版物上销声匿迹。福特辨称,这些不过是“学术化的裸体”(academic nude)。

  2004年,福特再次撼动广告业的底线。在为古驰执导的一则广告中,福特将模特隐私部位的毛发剃成了一个“G”字。这则广告被火速禁播,也成为古驰最臭名昭著的案例之一,但福特“性(感)之王”的封号因此确立。

  “在我们的文化中,我们用女性裸体推销一切。正面的男性裸体向公众发出了挑战,这让男人感到紧张。但你要知道,奥运会最初就是裸体举行的。”福特在一次采访中告诉《赫芬顿邮报》。

  卡尔文·克莱恩(CK)对福特的配方一点也不陌生,在其上世纪90年代最具标志性的时装广告中,充斥着各式各样的裸体模特,这些极具争议性的广告受到了FBI的调查。

  直到现在,CK仍然在其有性暗示的内衣广告模式中赚得流油。那些让我们看上去更富魅力的服装,总是更受欢迎。/图·unsplash性感,已经不是一种恭维了

  在女权主义者的一再抗议下,性感——作为一种恭维,已经不那么常见了。领口不再飞流直下三千尺、从锁骨开到肚脐,裙摆的长度也不再以仅仅超过耻骨作为潮流。时尚的重心开始转移:裙摆更长,轮廓更宽松,设计师从对暴露大面积皮肤的痴迷转移到对面料的执着上。

  法国设计师罗兰·穆雷(Roland Mouret)以擅长设计凸显女性线条的裙装而知名,但这个老牌设计师最近重新审视与山本耀司、三宅一生合作时学到的廓形和褶皱技术。

  在穆雷2019年的春夏时装秀上,模特们在法国国家剧院的屋顶上走猫步,聆听阿蕾莎·富兰克林演唱的《自然女性》。

  穆雷表示,这些衣服的新轮廓重新定义了他和女性身体间的关系。而深受其服饰影响的维多利亚·贝克汉姆在十年时尚生涯的后半段,也把商品线从合身的连衣裙转向更为宽松流畅的单品。

  山本耀司不分性别的廓形服装,曾经是绝对的另类。现在,这种被誉为严肃时尚(arthouse fashion)的风格一跃成为主流——你看,时尚又开始出尔反尔了。

  一直以来,男性设计师对那些购买他们服装的女性进行男性说教(mansplaining),男性为女性的穿着何为得体、何为性感、何为优雅做出解释和定义,这些解释体现在剪裁、布料和各式各样的裸露设计上。但现在,形势发生了改变。

  如今,业界终于开始了对于裸露界限的探讨,而时装秀曾经香艳的后台也被纳入其中。

  诸如“纽约时装周秀场后台 模特真空上阵香艳无边”的报道多如牛毛,对于行业外的普罗大众来说,这些新闻才是他们更感兴趣的,时装周和车展一样,意味着能看到大量美女——以及美女走光。

  以前,模特匆忙跑到后台换装司空见惯,她们被社会名流、记者、设计师以及各色闲杂人等围绕,那些裸露的身体在众人的目光中鱼贯穿梭,闪光灯噼里啪啦、一刻不停,任凭这些图片流传在外。福特帝国成功的秘诀别无其他——兜售性感。/图·unsplash

  两年前,纽约时装周承诺更衣区会提供“一个安全且尊重他人的工作环境”。在去年9月的伦敦时装周上,英国模特伊迪·坎贝尔接受了第四广播电台的采访,谈到伦敦一些时装秀“缺乏隐私,是不舒服的和丢脸的”。

  伦敦时尚杂志The Gentlewoman主编彭妮·马丁(Penny Martin)回忆时尚产业这十年的转变时感慨:“2010年,那可是各类周刊的鼎盛时期,香港六合公司主论坛,报摊上挤满了衣着暴露的真人秀明星,杂志封面上也写满了粗俗的台词。”

  近期一项关于广告中“性别化视觉效果”(sexualised visuals)的研究表明,女性对女性和男性性征过于明显的广告,有着较高的负面情绪;而男性对女性性征明显的广告则表现出漠不关心。

  权威时尚媒体BoF表示:“该行业已经煞费苦心地表明,现在时尚的重点转向了浪漫和亲密关系,以及那些性别模糊的模特身上,现代化的性观念正在形成。”

  但是,性吸引力的标准是什么?什么叫好性感和坏性感?这其中的细微区别如何界定?一个模特躺在沙发上,既可以姿态撩人,也可以表现出慵懒、悠闲,整体效果不仅在于衣服,还取决于灯光和面部表情。YSL香水/图·unsplash重新定义时尚

  2017年,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举办的展览“粗俗:重新定义时尚”(The Vulgar:Fashion Redefined)探索了时装品位历经数个世纪的变迁之旅,策展人朱迪思·克拉克(Judith Clark)表示,该展览探讨了粗俗的含义及其变化。

  克拉克说:“大多数人一想到‘粗俗’这个词,就会想到一个人不知道该表现什么、该隐藏什么。”

  就像卡戴珊-詹娜家族不遗余力地在近十年的时间里让时尚变得过于性感,以至于时尚本身被忽略不计。与香奈儿、迪奥、圣罗兰和华伦天奴那些优雅时髦的模特散发的魅力不同,卡戴珊-詹娜家族所倡导或彰显的性魅力,正在被赤裸裸的勾引取代。设计师从对暴露大面积皮肤的痴迷转移到对面料的执着上。/图·unsplash

  根据时尚电子商务网站Lyst的数据,金·卡戴珊在Instagram上发布了臭名昭著的“When youre like Ive nothing to wear Lol”(“当你像我一样一丝不挂”,这张裸体照片上只有敏感部位被P上了两条黑色审查条)浴室自拍后的48小时,搜索“black bandeau”(黑色绑带)比基尼的数据上升了406%,并引发了一场全民模仿秀。

  金·卡戴珊坚持认为,裸体自拍代表了女性赋权和性别解放。另一些人则批驳道,这种愚蠢的做法不仅让女性商品化,也阻碍了女性主义进步。

  只是,不论是让女性主义倒退一百年,还是顶着道德沦丧的头衔,似乎都阻止不了人们对窥视他人身体的热爱。曾经,女性的穿着何为得体、何为性感、何为优雅,需要男性做出解释和定义。/图·pexels

  2000年,詹妮弗·洛佩兹在出席格莱美颁奖典礼时穿的一身前襟开衩到肚脐的半透明薄纱范思哲长裙,让全世界网民为之癫狂——谷歌图片搜索应运而生。

  谷歌执行董事埃里克·施密特透露,“毕竟,人们想要的不仅仅是文字。詹妮弗·洛佩兹穿了一条吸引了全世界注意的绿裙子,所有人都在搜这条裙子,但那时候我们还不能完全满足用户需求,于是后来就有了谷歌图片搜索”。

  《福布斯》的一篇文章认为,为了让“性”成为有效的销售工具,“它必须以优雅、传神的方式使用”。香港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记录但如果性感元素仅仅是用来吸引眼球,那么品牌虽然增加了知名度,但可能不会让销售额上升。粗俗的关键在于拿捏分寸,把握性感和坏品位之间的边界。/图unsplash

  “性感和粗俗之间只有一张薄薄的窗户纸。”这篇文章写道。但重点在于,我们不能为了避免粗俗就远离性感。若是没有性感,时尚圈将令人昏昏欲睡。

  正如维多利亚·贝克汉姆最欣赏的设计师安东尼奥·贝拉尔迪(Antonio Berardi)所说:“说到品位,我算这个圈子的品位专家。即使是最保守的时尚也可能是性感的,我们可以解开一颗纽扣,后者拉开一部分拉链,而不见得是大开大敞。这就像调味的艺术,放盐,但不要过量。”

  另外,不论粗俗还是性感,有一点是肯定的——时尚界对挑衅的热爱永远不会消失。性感和粗俗之间只有一张薄薄的窗户纸。/图·unsplash